您好,欢迎访问佳木斯民政信息网!今天是
民政文化
他叫我“超级臭爸爸”
发布时间:2018-06-17 11:00:11| 浏览次数:

敢叫我“超级臭爸爸”的人只有一个,就是我的宝贝儿子。这是他多次警告让我回家看他未果,甚至连最后通牒也没达到目的,一气之下给我定的职称。同时,他还扬言,这个称呼最少会存在两年。他说,他大人有大量,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,给我改正的机会,以观后效,如果两年之内还没有起色,不能经常回家看他,他就要继续叫下去。
  儿子今年七岁,上小学一年级。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,他正躺在妈妈怀里睡觉。也就是说,我得知他要出生,请假从部队往回赶,紧赶慢赶还是没赶上看着他出生。看到他睡觉时一点儿也不老实,只有乒乓球大小的小手来回划拉,我想,他以后一定是个精力旺盛的淘小子。有了他,我的幸福感溢于言表,觉得“有儿万事足”。
  儿子满月后,我就回到了部队,再回家他已一周岁。因为家里人少,没有外人逗他,他说话很晚,都一周岁了还只能一个字一个字地说。最令我自豪的是,小家伙说的第一个字居然是“爸”,这让成天照料他的妻子心里很不平衡,直说这小子没良心!儿子虽然说话不利索,但心里有数,看到家里墙上挂着我穿军装和妻子照的婚纱照,就指着照片上的我喊“爸”。显然,在他心中,爸爸的形象虽然模糊,但印象最深的就是穿着军装。一天,妻子抱他上街。突然,他看到街上走着一名穿军装的战士,一下子激动起来,用最少一百分贝的声音惊天动地地喊了一声:“爸——”。行人纷纷回头。穿军装的战士摸不着头脑,妻子则臊得满脸通红。
  闹了这次乌龙,他也明白了怎么回事,知道不是所有穿军装的人都可以叫爸爸。他可能因此有了心里阴影,再也不肯轻易喊爸爸。我回到家,他见到我虽然高兴,但一开始也不叫我。我使出了浑身解数,连威胁带利诱,几个回合的思想工作过后,他才乖乖地叫我爸爸,也让我心里美滋滋的。
  虽然“爸爸”这个职称顺利评上了,但实在讲,我还没有当爸爸的习惯,与儿子之间的沟通很成问题,独自看护他的时候更是笨手笨脚地状况百出。一次,他指着壁橱,让我帮着拿遥控汽车玩具,心急却说不出来,他那边急得“啊…啊…”直喊,我这边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。现在看,我领会家里“一号首长”的意图确实存在较大差距。最后,我实在没招了,把他抱到了壁橱边,对他说:“儿子啊,求人不如求己,你还是自己来吧!”这话恰巧被刚进屋的妻子听见,认为我看孩子不用心,为此还数落我很长时间。
  再一次见到儿子时,他已两周岁,妻子带他到部队探亲。看到我们边防部队大院很宽阔,水泥路笔直,小朋友很多,他高兴极了,流连忘返,乐不思蜀。于是,回到老家后,他还惦记着再到部队。一次,妻子和他吵架,他拿起电话就拔给我,向我告状说妈妈对他不好,他要自己坐火车到部队找我。我好说歹说才把他劝住。从此,他有了向妻子要挟的资本,一不开心就要坐火车到部队找我。每当此时,我的心里都像针扎一样痛——儿子虽然有爸爸,但基本上相当于在单亲家庭长大。我除了给了他来到这世上的机会,很少给他父爱,实在难以说是称职的父亲。
  因为妻子上班,每天接送儿子上学的任务就落到了退休的岳母身上。妻子对我说,其实儿子并不高兴,因为妻子每次有机会接儿子放学时,他都格外兴奋。前几天,我利用出差的机会请假回了趟家,正好赶上周五,第一次有机会能接儿子放学。我把军装从旅行箱中拿出来仔细熨平整,又把皮鞋擦得锃亮,看得旁边的岳母直乐,说我比相亲还重视。我等在儿子学校门口,看到别的家长都相互认识,三三两两地唠得很投机,我却形只影单,感觉格格不入。放学铃声响过,儿子走出校门,一眼就看到了穿军装的我。他尖叫着扑到我怀里,紧接着却又嚎啕大哭。旁边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我虐待了他,纷纷用异样的目光看向我。等他哭完之后,我问他:“爸爸还是‘超级臭爸爸’么?”他开心地回答:“这次表现不错,暂时不是了。以后怎样还得看表现!”看来,“超级臭爸爸”这个职称我还真是一时半会儿都摆脱不了


 
 
 上一篇:结婚十年,电话一线牵
 下一篇: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