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访问佳木斯民政信息网!今天是
民政文化
“老农”营长
发布时间:2017-08-19 08:31:43 | 浏览次数:

“老农”营长

 

“老农”营长,是驻守在神州北极漠河某边防团的一位边防营营长。这个称呼,最初的版权是我。叫他“老农”,一是因为他的名字中有个“农”字,二是因为他脸色黝黑、额头皱纹很深,长得像老农民,三是因为他始终在边防一线营连带兵很操心,虽然年纪比我小三岁,现在已经两鬓染上白霜。由于我任教导员时,他在我手下任连长,所以我这样叫他,他虽然颇有微词,却也无可奈何。于是,“老农”这个称呼也就在小范围内得以流传。
  “老农”营长,人很朴实,也很有军人气质。因为他曾是被誉为“红军血脉党的枪”的某红军师现已缩编成旅的某王牌部队的士兵。他当兵考学后,赶上部队精简整编,被分配到了边防部队,从少尉排长一直干到如今的少校营长。虽然是边防军官,但他始终自诩自己身上融入了“红军血脉”,处处对自己严格要求。他做事很干脆,一是一,二是二,毫不拖泥带水。所以,我任教导员时,交待他干工作非常放心,因为只要你明确工作时限和标准,他每次都能不折不扣地高标准完成。可以说,他是我们营里干部的得力干将。也正因为如此,他任了四年连长后,被破格提拔为营长,成了我现在口中常叫的“老农”营长。
  初识“老农”,他还是个排长,是出身驻守在黑龙江源头某边防连的新兵排长。老农与我当时单身干部宿舍室友的是军校同学,又同期毕业分配到同一个边防团。因为我室友的关系,我们有了接触的机会。他总利用业余时间到我们单身干部宿舍串门,不时地还总打我们的秋风改善一下伙食。因为“老农”个子高挑,很精干,各项素质是新兵排长中最好的,那一届新兵带完后,他就被调整到被军区授予“艰苦奋斗模范连”荣誉称号的驻北极村某标兵连队,并在那里从排长、副连长、连长,一直干到营长,在驻地北极村一干就是八年。
  今年年初,他又被从原来的先进营调整到邻近的营当营长。命令下来当天,他就打电话给我,问我是不是上级领导对他有意见,把他发配到现在这个建设相对落后的营。我劝他:“所有的部队都是党的部队,上级领导不会厚此薄彼。因为你能力强,把你放到现在这个营,是对这个营建设的加强,有助于部队建设全面协调发展。因此,不能把到这个营任职当成发配,而要当成是组织的重用!”他听了以后,感到有道理,就愉快地接受了组织安排。
  到新单位报到那天,天空下起了微微细雨,仿佛给“老农”送行。“老农”不敢到和营部同一驻地的老连队道别,因为连队所有的骨干都是他八年来一茬茬带出来的、一手挑选出来的,他怕在这些老部属面前因激动落泪而影响一直以来树立的威信。从营部出发前,教导员老邢把营部的官兵集合起来列队欢送“老农”,干部战士有的泣不成声,有的死死地抱住他不撒手。最后,连教导员老邢也撑不住了,仰卧在车前的草地上凝望着高扬的国旗默然不语。“老农”把老搭档从地上拉起来,说:“别这样,你得乐呵呵地送我!”车缓缓地驶出营部,向村口驶去。突然,车停了下来,不知是谁告的密,老连队的官兵全连集合,列为两队,整齐在站在北极村景区门口等着老营长通过。连长小林一声口令:“向老营长──敬礼!”看着战士们敬礼的手在颤抖,听着战士们的声音在哽咽,“老农”不敢下车,怕场面失控,连车都没让停,扭头挥手让车开走。驾驶员小李从后视镜中看到,“老农”紧咬着牙、绷着嘴唇,任热泪从眼窝中缓缓落下。事后,“老农”告诉我,当时他心中想:“在这里工作八年,今天是最后一天。团部不在这里,走了后,基本再也没有机会回这个战斗八年的地方任职了!”
  前几天,我陪《解放军文艺》杂志社的一位编辑到“老农”现在所在的营采访。正赶上部队施工,为这个全省军区最后一个不通国电的营部接国电。施工现场,官兵们正在清理线道,热火朝天的我也分不清谁是谁。没办法,我高喊一声:“老农──”,只见歪戴着迷彩帽的“老农”抬起头气愤地喊:“老教导员真不讲究,你这一嗓子,全营都知道了我的外号,我辛辛苦苦树立起来的威信,一下子全没了!”听了之后,乐得我哈哈大笑!不管那么多了,见到“老农”营长,我就打心里高兴,爱咋地咋地吧。反正甭管有心还是无意,“老农”营长这个称号,通过我的嘴,知名度又提高了一大块!


 
 上一篇:
 下一篇:北极有个“小四哥”
友情链接